• <ol id="qjaa5"><strike id="qjaa5"><u id="qjaa5"></u></strike></ol>
    <th id="qjaa5"><track id="qjaa5"><rt id="qjaa5"></rt></track></th>
    <li id="qjaa5"><object id="qjaa5"><u id="qjaa5"></u></object></li>
    <th id="qjaa5"><pre id="qjaa5"></pre></th>
    <li id="qjaa5"><acronym id="qjaa5"></acronym></li>
    1. <rp id="qjaa5"></rp>

      新聞資訊

      NEWS CENTER

      煤價漲、市場交易讓利 五大發電火電業務10年來再現整體虧損

      分類:
      行業新聞
      作者:
      發布時間:
      2018/08/13 10:29
      【摘要】:
      日前,中電聯發布2018年度《中國電力行業年度發展報告》。根據中電聯統計,2017年全國規模以上火電企業僅實現利潤207億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83.3%;受此影響,發電企業利潤同比下降32.4%。中電聯指出,燃料成本上升和市場電量增加形成的雙向擠壓,使煤電企業經營壓力陡增,五大發電首當其沖。煤價持續高位運行資產盈利能力銳減實際上,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,2017年全國火電企業利潤總額僅高于太陽能發電企

      日前,中電聯發布2018年度《中國電力行業年度發展報告》。根據中電聯統計,2017年全國規模以上火電企業僅實現利潤207億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83.3%;受此影響,發電企業利潤同比下降32.4%。

      中電聯指出,燃料成本上升和市場電量增加形成的雙向擠壓,使煤電企業經營壓力陡增,五大發電首當其沖。

      煤價持續高位運行

      資產盈利能力銳減

      實際上,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,2017年全國火電企業利潤總額僅高于太陽能發電企業(160億元),核電、風電、水電企業利潤總額分別為216億元、386億元和721億元。不僅如此,2017年,太陽能發電、水電、風電、核電企業的資產負債率均同比有所下降,火電企業受到利潤下降影響,資產負債率提升0.7個百分點。

      火電企業在發電企業中的資產占比約41.9%,卻只貢獻了11.7%的利潤。燃料成本的大幅提升、市場化交易電量增加等因素,迅速壓縮著煤電企業的盈利空間。

      2016年下半年以來,煤炭供需緊張的局面一直持續至今,電煤價格上漲并長期高于國家設定的500-570元/噸的“綠色區間”;全國煤電行業因電煤價格上漲導致電煤采購成本提高2000億元左右,導致煤電行業大面積虧損。

      2017年11月17日,中電聯發布首期中國沿海電煤采購價格指數(CECI沿海指數),5500綜合價報599元/噸,持續上漲至今年2月9日的635元/噸后開始回落;5月中旬后,受運力和產量等因素影響,CECI沿海指數再次開始提升,至6月15日,5500綜合價報收600元/噸,再次回到2017年末的高價格水平。

      “煤電長期經營困難甚至虧損,不利于電力安全穩定供應,也極大削弱了煤電清潔發展的能力,煤電清潔發展的任務更加艱巨?!敝须娐撓嚓P負責人表示,“煤電發電量占全國發電量的65%,長期以來在電力系統中承擔著電力安全穩定供應、應急調峰、集中供熱等重要的基礎性作用。煤電經營困難不但影響煤電自身環保、節能指標,也會對其他非化石能源的利用造成影響?!?/p>

      據統計,2017年,全國規模以上火電廠供電標準煤耗309克/千瓦時,單位發電量耗水量1.25千克/千瓦時,均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。但因超低排放改造、負荷率下降等原因,廠用電率較上年提高了0.03個百分點,達到6.04%。

      五大發電火電虧損

      市場交易讓利明顯

      在神華、國電合并重組為國家能源集團后,截至2017年底,新五大發電集團資產總額合計5.34萬億元。但更大的規模并不意味著更高的利潤。2017年,五大發電集團火電業務虧損132億元,繼2008年后再次出現火電業務整體虧損。受此影響,五大發電2017年電力業務利潤總額為310億元,較上年下降64.4%。

      根據《報告》,2017年,五大發電中除了國家能源集團火電業務利潤為正外,華能、大唐、華電、國家電投的火電業務整體均為虧損。此外,火電企業整體盈利207億元,五大發電火電虧損132億元,這也意味著地方火電企業2017年創造了339億元的利潤。

      “其中一個原因在于,五大發電的坑口電廠數量不多。除國家能源集團外,其余幾家的燃料供應主要還是來源于公共的煤炭交易市場,燃煤價格升高對成本的影響也較明顯?!敝须娐撔袠I發展與環境資源部副主任薛靜告訴記者,“而一些地方發電企業,例如內蒙古、新疆等地的企業,有較多坑口電廠,燃料成本相對較低?!薄秷蟾妗分赋?,據調研測算,2017年五大發電集團到廠標煤單價比上年上漲34%,導致電煤采購成本比上年提高920億元左右。

      另一方面,隨著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推進,電力市場化交易已成為大趨勢?!秷蟾妗贩Q,2017年,大型煤電企業因參與市場化交易,煤電價格平均下降約4分/千瓦時。五大發電相比地方發電企業,市場化電量比重更高,電價的市場化程度也較高,讓利也多于地方發電企業。

      根據《報告》統計,2017年全國市場化交易電量約占全社會用電量的25.9%。其中,包括三峽、中廣核等在內的18家大型發電企業,2017年參與市場交易電量的比重為21.24%,而五大發電集團的市場化電量比重則達到了35.1%,大大高于全國平均水平。

      此外,有分析人士稱,五大發電由于長期保持較高的資產負債率,財務成本較重;同時,作為央企承擔了更多義務性的調節和保障任務,這部分的經營效益無法得到保證?!懊鎸Y構調整、控制煤電規模等政策影響,以及價格和成本的雙向擠壓,發電央企的經營能力正經受嚴峻考驗?!?/p>

      最新中文乱码字字幕在线